然彦

游啊游啊游

鬼之甲

  崎岖的山路磨断了足上的草鞋,陪了他一路的草鞋,不得不在此处丢弃。

  即使脚底被磨得红肿流血,他也不能停下步伐,他知道,有人类的地方就容不下他。

  路遇一片清澄的溪流,这是他一路上唯一遇到的温柔。

  青年捧起溪水擦拭着脸,清秀的面庞上带着疲惫,却也盖不过那天生的凶煞之气。

  寻觅着山中野果,继续前进。

  前方一片瘴气,他没有停下,带着血迹的足,已麻木。

  瘴气中,遍地骸骨,他咳出鲜血,与毒瘴的腐臭血腥气相比,这算不上什么。

  若是常人,定将死在瘴气之内,他走了出来,所以能看到瘴气后的奇异壮阔景象。

  放眼无边,妖气盘旋,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,这样一座雄伟又易守难攻的山头,不知藏匿着多少千万的妖。

  拖着这副沉重的身躯,一步一步向深处迈去。

  这里有山有水也有鸟鸣,却不知为何让人脊骨发凉,不似人间。

  恍惚中,半山处的断崖,似有一人影独坐在上,那威武飘扬的红发如同深渊中的星光,吸引了青年的注意。

  摇晃着靠近,发现那人正席地饮酒,手中的酒壶像是怎么也耗不尽,任凭那人大口豪饮,里面的酒也是源源不断。

  “此为何地?”青年用尽全身之气,向对方确认目的。

  “丹波国,大江山。”红发的主人扬起嘴角,眯眼仰望这片天地。

  青年更加绷紧身子,一路过来,发变得蓬乱,黑发中的几缕烟白也显得扎眼,黑眸也是渐渐退却了颜色。

  “鬼王酒吞童子是否在此处?”

  和青年相反,饮酒人显得神采奕奕,接着饮下一大口酒,也没去理会青年的话。

  “人间不留妖,自来投奔地狱。”他嘴上说的清淡,眼底却闪过一丝火光。

  “大江山可不欢迎人类。”随手放下酒壶,脸上依旧带着笑意。

  “我是妖。”这是青年第一次这样评论自己,却不显犹豫。

  盘坐的那人笑了两声,没有预备的站起身来,突然将手贴上了身后摇摇欲坠青年的脸颊,指尖摩挲着那道已干涸的泪痕,放轻了声音:“你是人。”

  话语留在风中,只剩青年一人,愣在原地。

  拾起酒壶对着口中,没有酒,满是苦涩。

  

  他感到很奇怪,寻找鬼王的过程中遇到大大小小许多妖怪,可每个都只是看他一眼,却没有任何一个挡着他前行,迷迷糊糊中,终于摸到了山头,鬼王与众妖于此集会。

  似殿堂般的洞窟戒备森严,他第一次被拦在了门口,经守卫通告后,戒备才一层层卸下,他一步步踏入内部。

  各种形态的妖魔在廊中两侧待命,数量也是肉眼所数不过来的,妖气聚集,他感到有些反胃。

  这条廊仿佛是他走过最长的路,千百万只妖,都盯着他,没有一个发出声响,就在他要倒下之时,一席火红映入眼帘。

  张扬盘旋的红发,盯得他动弹不得,方才见过的那人,也不再熟悉。

  失了那份笑意,多出的是令人生畏的威严,被那双紫瞳注视着,不敢再上前一步。

  他向着那高高在上的鬼王,行了大礼,上面的鬼王,就如同另一个世界的天地。

  “来此处见本大爷有何事。”如野兽低吟,那带着魔性的嗓音响起,百鬼众妖无一不绷紧精神。

  “寻吾之归宿。”青年低着头,音量却不低。

  “放肆!”石椅之上的鬼王突然震怒,惊得众妖浑身一颤,皆对着青年做出攻击准备,鬼王又压低了声音,盯着座下浑身狼狈的黑发青年:“大江山是你想来就来之地?”

  “妖本该生死于此。”

  “你却不是妖。”

  “嗜血即为妖。”

  “你饮过人血?”

  “无法抗拒。”

  鬼王听言,斜身倚在石椅,思索着,嘴角上扬的弧度不易察觉。

  “报告统领!上野,石井,吉田三家族携千余人已穿过瘴气,不知他们用了何种方法,生还265余人,正在山脚准备进攻,该如何处置。”

  这种事,不少见,百年间不知多少人类喊着讨伐的口号进攻大江山,不过多半不是中途放弃,就是毒死在瘴气之中,今有两百余人在毒瘴中生还,想必也是借用了什么仙法。

  “他们精神如何?”本该直接下令杀之,鬼王看了眼那青年后突然产生了些想法。

  “异常精神。”

  鬼王勾了勾手指,一旁的鬼将上前,鬼王抽出他腰间的鬼刃,用妖术传到青年身前。

  “这些人,就交给你和这把鬼刃。”鬼王轻描淡写。

  在众妖的微言议论中,青年起身拿起鬼刃,头也不回的跨出洞窟。

  昏暗的天空,逐渐染上血光,此间惨叫声不断,陷入沉寂之时,迎来了夜幕。

  洞外传来不小的骚动,众妖在惊叹。

  诡异的妖气逐渐逼近,众妖屏住呼吸。

  “呵呵呵呵呵呵。。。。。”不似人声的笑从喉头挤压出。

  一身青衣染成血红,如白雪的发丝已不见黑色,那双眼被夜色浸染,瞳孔是妖冶的金色。

  浴血涅槃。

  手中的鬼刃磨损不堪,被他弃在地面的同时,一刀两断。

  那鬼将大惊失色。

  “很好。”鬼王大方的称赞。

  “我是人。”他沉声说道,咧开的嘴角隐约透着尖利的獠牙。

  “不,你是妖。”鬼王走下石座,走到他身前。

  鬼王打量着他,他也不显怯乏。

  “名甚。”

  “鬼之子。”

  “生于何处。”

  “摄津茨木。”

  “茨木童子。”

  “茨木童子。”

  鬼王亲自为他定下新名,他满意至极。

  在茨木童子确定自己之时,鬼王酒吞童子忽然化出一副铠甲,交于那妖。

  群妖失声惊呼,红着眼死盯住那副鬼甲。

  那是所有妖梦寐以求的,为了它拼上性命,那都是无上的荣耀,如今,却亲眼见着鬼王把它交给那只散发着诡异气场的新妖。

  茨木童子披上鬼甲,合身的如同精心定制般,威风凛凛,无人可及。

  在那气场之下,众妖皆失了颜色,心中不满烟消云散,甚至赞叹开来。

  “今后,没人再会弄脏你。”酒吞童子压低声音,只有茨木能听到。

  “茨木童子,今任你为鬼将之职,守护罗生城门,你可明白。”鬼王是对众妖而说。

  “赴上性命,在所不惜!”茨木笑着,笑得张狂,白发随着风摆动。

  鬼甲上的兽头也似如生。

       

评论(2)

热度(27)